穿越成徐长卿的小说

文:


穿越成徐长卿的小说自己和阿奕各有伤痛,只希望煜哥儿能够幸福地长大!官语白温和地看着小萧煜,而司凛却在看官语白,微微挑眉,眼中难掩惊讶穿上西夜的小袍子,戴上西夜的小帽子,玩玩西夜的小玩具,喝点西夜的马奶,爬上西夜的城墙……小家伙每天都四处玩,四处吃,乐不思蜀而下首那个着月白衣袍、一副儒生打扮的青年自然就是——那个官语白

小家伙当然听得懂“娘”,一下子就破涕为笑,兴奋地颠着两条腿跑了过去,“娘!娘……”小萧煜扶着门扇吃力地跨出了门槛,却没机会下石阶,南宫玥已经快步走到了近前“小白!”萧奕抓着小萧煜的右臂对着官语白挥了挥手,父子俩笑得如出一辙后方的南宫玥亦是心中有几分唏嘘,虽然她觉得韩凌樊不错,也配得起萧霏,但是以萧霏的性子,决不适合当一个太子妃,更别说是未来的皇后穿越成徐长卿的小说一直等他睡熟了,海棠才小心翼翼地把那方西夜玉玺给取了出来,换成了他的橘猫布偶

穿越成徐长卿的小说为了立功和取信高西止,他便想到了官夫人南宫玥伸出三根手指轻轻地搭在了官语白的腕间,四周的人怕叨扰了南宫玥,皆是不敢做声”我很好

萧奕拍了拍官语白的肩膀,笑吟吟地继续劝道:“小白,你这人什么都好,就是太较真!做人啊,别总是鞠躬尽瘁的,差不多就行了!……这就叫‘中庸之道’!”他一副谆谆教导、振振有词的模样看得傅云鹤和原令柏闷笑不已,就差没笑得打滚了这难道是……南宫玥忍不住就着小家伙的手去看那印章上刻的字想着,萧奕的那双桃花眼中盈满了狡黠的笑意,似乎又在打什么鬼主意穿越成徐长卿的小说

上一篇:
下一篇: